新闻中心

您当前的位置:凤凰娱乐场官方 > 新闻中心 >

芳草斜阳

发布时间:2018-02-09 14:31来源:未知 点击:
 那个时候天空很高远,洁净而澄碧。
很空灵,就像划过了一声小鸟的脆啼。
大地辽阔,一马平川远方还悠远的传扬着牧马人的歌声。  那年我顶多五岁,一个不知烦恼油门的年龄。然而,令令母亲忧虑的是,我竟不会说话。我非常想看口。可是总像有什么堵住嗓子,无法出声。在苍茫草原上,我就像一粒先黑点,整天无忧无虑,无声无息的玩耍着。
一天,在大人们赶着羊群远出时,我我独自一人离开帐篷,沿着一条小溪不知不觉地走远了。
  那是一条精灵似地美丽溪流。
溪水清冽、水草柔美、溪中硕石粒粒可数,草原上的神灵——金灿灿的太阳——在我的脑门上方宁静的照耀着。
溪水流向何处亮晶晶的波光诱惑着我走向远方,溪水里的五彩石,小虾让我望掉了一切。
  后来,走得倦了,我上了一个上岗。
极目远眺,这才发现迷失了我的家园、我的兄长和亲爱的母亲。
一阵忧急,我流下泪来,喉咙里发出了哭音。
我开始往回走,可是,先前并不在意的溪涧岔道已经让我茫无头绪。
 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冈,翻过一个又一个坡岭,徒劳的笨徒逐渐击溃了我的意志。
那天特别漫长,中午时分,我在饥饿、惊吓与疲倦中睡去了,在一个小岗上  黄昏时分,我醒了过来,触眼的是芳草青青、斜阳凄迷。
眼看雾霭降临,我一阵心悸,不自禁的草原上狂奔不止:妈妈,你在哪里哭声穿透草原上空,我相信母亲一定会听见儿子的呼唤。
硕石啃咬着我的脚趾,草秸划破了我的脚掌,但所有的疼痛并不能阻止我的奔走,即使绊倒在地摔得头破血流,也阻止不了我奔向母亲。
  就在那声呼喊之后,奇迹出现了。
母亲出现在数百米之外的小山上,那正是夕阳消隐的方向。
斜阳把母亲的身影长长地打在草原上,母亲飘拂的长发、披散的衣襟、挥动的双手,一瞬之间定格成了儿子永远的风景:芳草,你能报偿得母亲的三春晖吗斜阳一如母亲,将他毕生的精力与关爱,倾注于儿女······从那以后,我居然就能很顺利地说话了。
我相信,那是灵魂的力量。